新葡京娱乐官网

手机扫一扫

秋天的颜色
发布日期:2019-11-14    作者:郝利英    
0

落叶深深深几许,蜷曲的,枯黄的,叫得出名儿的,叫不出名儿的赶着天黑飞入庭院、街头、巷尾,直至林深不知处。一觉醒来,打开窗,满眼的绿意,没有半分无边落木潇潇下的萧瑟。哦原是一场秋梦。

城里的秋天,不起早,是看不到七零八落,满地狼藉的场景的。起早了,还得挑地儿,得是种满银杏树的地方,金黄的一片片银杏叶,像一个个顽劣的孩童在风中乱舞,却又乱得恰到好处,自成一道天然去雕饰的风景,美得不像话。遇上枫叶林,准瞧见秋风披荆斩棘抚摸每一片叶子的模样。它掀起重重起伏跌宕的红色浪潮,引得枫叶发出簌簌的击掌声,似是在互相打气:是时候红过二月花,绽放自己了。路过的或是特意前来的行人,总也忍不住捡起一片称心的枫叶带回家夹进日记本里。寓意着这年的秋天,算是来过了。

乡下的秋天,就俩字——丰收。庄家汉们早就摩拳擦掌准备好迎接她的到来。望着被沉甸甸的稻穗压弯了腰杆的稻子,庄稼汉们猛吸一口稻花香,频频点头,藏不住的喜悦,今年又是个好收成。但也有眉头微锁的,担心稻子长得太过肥硕,一场不速之雨,准把锈起的稻子打得服服帖帖,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这样一来,收割机是指望不上了。遇上这不识时务的秋雨,庄稼汉们也只能长吁一口气,撸起袖管,操起镰刀,面朝黄土背朝天,一刀一撮,一刀一撮,拿下这片土地。累狠了,嘴里嘟哝两句信誓旦旦的话:“来年定不给你施肥,看把你胖的,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打,就倒了”。真到来年,照样施肥,早就不记得自己起的誓了。

秋天,没有春天敏感,不似夏天那般炎热,也没有冬天一股子冷冽劲儿。她拥有刚刚好的温度,刚刚好的风速,刚刚好的风景。在外面奔波累了,伴着秋日的余晖,漫步湖边,看嬉戏南飞的大雁,听淙淙前行的流水,疲惫便被卸去了一半。都说逢秋必悲寂寥,我倒觉得胜过其春三朝。但我常常抱怨她的短暂,来得时候不紧不慢,走的时候却突然得很,仿佛它只是路过,从未想驻留片刻。这样的她,不得不让我珍惜有她相伴的日子,这段日子里,我会在最后一拨桂花谢去前,强行取下一钵桂花,酿成桂花蜜。想秋的时候,拿出来烧碗红烧肉,甭提有多香了,满屋子都飘着秋的味道,如沐秋日。

红叶有情,秋成全,使它落地成泥,来年更护花。人有情,秋便镌刻一幅幅醉人美景,留人寄情于景。这样情深意重的秋,怎能不叫人喜欢呢!

你来一次,我便把你珍藏一次。(韩城公司 郝利英)